当前位置: 安卓之星 -> 安卓新闻 -> 唐亮工长俱乐部:当互联网思维下沉之后

唐亮工长俱乐部:当互联网思维下沉之后

作者:网络 发表于: 2017-03-19 点击: 277 次

2006年,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到北京,曾经关于北京的幻想,很快就被现实消磨殆尽。他成为了北漂大军中的一员。幸好,彼时北京房地产市场正热,家装市场火爆异常。很快,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从事室内设计、市场销售、客户管理等工作。十年后的今天,他是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平台的创始人,该平台力推家装的O2O模式,他也在多个重要互联网讲坛开讲创业经历、平台理念以及未来前景。今天,他坐在北京宽敞的写字楼里办公,今天,他已然是IT成功人士,是IT媒体想要采访的对象。

他叫唐亮。不错,他以自己名字为家装新模式命名,将自己的名字嵌入到家装平台之中。目的只是为了表明身份:自己是一名装修工。

十年装修行业的摸爬滚打,让唐亮收获最大的是,“看透了我国的家装市场。”这是唐亮的原话,“看透是一件很悲凉的事情”。

国内家装市场弊病

如果长期关注都市类报纸就会发现,家装公司是这类报纸的主要“金主”,经常会做整版广告,特别是在三四线城市,家装公司数量庞大。

然而唐亮却并不看好国内的家装公司。根据唐亮的解释,不少家装公司都是“皮包公司”,“只有一个门面,或者雇佣一两个设计人员,出出图纸,基本没有施工人员。接到订单之后,将施工项目外包给个体施工队,由个体施工队完成家装。”唐亮说,“装修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广告公司”。

在唐亮看来,在这一模式之中,产生了三大弊病。

第一,装修公司渔人得利。装修公司根本不需要下大工夫,根本不需要辛苦工作,就能够获得客户,赚取利润。
第二,施工队伍恶性竞争。装修本就不是高门槛的行业,所以就有大量的装修队。而装修公司在转包、分包家装工程的时候,利用装修队伍多这一点,压低外包价格。即使一项工程利润较高,但是装修队只是拿到了很少的一部分。
第三,客户利益受损风险。因为装修队伍承包的工程本就价格低,所以在家装材料选择上、装修施工上,施工队伍会尽量使用低劣材质或者偷工减料,这样才能不亏本。

除此之外,在这一转包、分包模式下,还存在公司拖欠施工队工资、工长拖欠工人工资、装修质量纠纷等等问题。

互联网思维下沉

在装修行业从业三年左右,唐亮就对装修行业的这些弊病深恶痛绝,立志要扭转行业这种“挣钱为上,不顾其它”的行业风气。而扭转的方法,唐亮看到了互联网模式。

“投机的装修公司转了大头,底层的工人收入微薄,为什么不让客户与装修工人直接对接呢?”,彼时的唐亮一直在思索这一问题。“而工人中必然要有一人能够代表工人,并且对工人进行组织”。思考的结果是唐亮将服务对象锁定为——工长。

因为平台的服务对象是工长,所以,平台的注册用户都是工长。工长入驻平台,家装需求者找到工长,工长承接家装订单,组织工人完成装修。随着平台工长数量太多,唐亮又开创了“明星工长”,以此形成强者更强的格局。“能做好人,事情做得好,本就应该获得高回报。”唐亮说。这也是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的口号——先做人、后做事、再赚钱。

因为是俱乐部,所以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对入驻平台的工长给予最大的让利。平台对家装订单不提点、不转包、不收取管理费用。这与家装公司采取的做法完全不同。“让底层的装修工人有利可图、有利可转,诚做人、真做事”,唐亮解释说,“仓禀实而知礼节,反过来,知礼节也能仓禀实”。顺便提一句,唐亮对古代文化以及诗词兴趣浓厚,并且写的一手漂亮的书法。

与大多数动辄大谈互联网模式的平台不同,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将服务对象锁定为底层的工人,付出汗水的工人,最勤劳但是却收入微薄的工人。这种下沉的互联网思维,与其说是起源于才智,不如说是起源于同情心。

互联网思维不仅要下沉到底层,还要下沉到基层。这也是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正在开展“城市合伙人”招商加盟的原因所在。根据唐亮的规划,要让每一个城市都拥有该城市的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,该城市合伙人独立吸收工长、独立负责该城市平台的运营。对于合伙人的资格要求,唐亮首推的不是能力、资金,而是——德行天下。

或许,在外人看来,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是互联网思维下沉,抑或是“互联网+”的产物。但是在这位创始人和掌门人的心中——“唐亮工长俱乐部”是德行天下的萌芽。

相关文章

相关文章

赶快留言冒泡

  • 评论 (0)
  • 引用通告 (0)
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.
目前还没有任何Trackbacks和Pingbacks.
吐个泡浮上去.